【南京麥佳】微商建150人銷售網 假冒美容針流向-南京麥佳電商代運營公司
<address id="7pv3h"></address>
<var id="7pv3h"><th id="7pv3h"></th></var>
<cite id="7pv3h"></cite>
<var id="7pv3h"><span id="7pv3h"><var id="7pv3h"></var></span></var>
<ins id="7pv3h"></ins><ins id="7pv3h"><noframes id="7pv3h">
<ins id="7pv3h"><noframes id="7pv3h"><cite id="7pv3h"></cite>
<var id="7pv3h"><noframes id="7pv3h">
<ins id="7pv3h"></ins>
<ins id="7pv3h"><noframes id="7pv3h"><cite id="7pv3h"></cite><del id="7pv3h"></del>
麥佳電商—咨詢熱線 400-005-0003
當前位置: 主頁 > 資訊 > 電商新聞 >

【南京麥佳】微商建150人銷售網 假冒美容針流向

文章出處:天下網商記者 │ 網站編輯:麥佳電子商務 │ 發表時間:2017-11-23 10:24 我要分享

摘要:江蘇東海警方在阿里大數據技術協助下,破獲一起公安部督辦的特大美容整形假藥案。假冒針藥流向31省市的美容院和黑診所,涉案金額以千萬計。

 

網紅模特。

河北某高校的女大學生。

世界排名top100的英國某名校營銷專業女研究生。

……

她們都是一起特大美容整形假藥案的嫌疑人。從日本、韓國、法國走私的美容整形假藥,經由近150微商組成的銷售網,28種假藥熱銷全國31個省市,流向沒有正規醫療資質的美容院、黑診所……

11月22日,連云港東海警方破獲公安部督辦微整形假藥案發布會現場,警方通報,東海縣公安局食藥環偵大隊在阿里巴巴大數據技術協助下,破獲一起特大假藥案,已有35人相繼落網,涉案金額以千萬計。

微商美容整形案查抄現場,警方供圖

由于此案涉案人員眾多,部分人士仍在追逃之中。此外,警方還在全力追繳假藥。

圖說:連云港東海警方破獲公安部督辦微整形美容假藥案,直播現場擺放數十種流向全國31省市黑診所的假藥,引網紅主播圍觀。_meitu_7

連云港東海警方破獲公安部督辦微整形美容假藥案,直播現場擺放數十種流向全國31省市黑診所的假藥,引網紅主播圍觀。

此次打假發布會還公開直播。在千牛頭條的直播中,就有商家表示,“我女票也被坑得不行”,“涉案金額小的也應該嚴查”。

打假直播中首次公布美容整形假藥窩點查抄畫面。

在發布會現場,江蘇省人民醫院副主任醫師、整形外科博士侯祚瓊告訴記者,玻尿酸注射的輕微問題為面部輪廓不雅觀,嚴重事故為玻尿酸注射位置不對,藥品隨血液流動,導致栓塞、失明。而假的肉毒素可能出現過敏反應,眼部注射可能導致上眼瞼下垂、不對稱和血腫出血等不良反應,嚴重者甚至休克。“微商途徑美容整形假藥泛濫,沒有任何資質的所謂醫生和醫院都敢隨意給人注射,非常可怕。

微整形假藥銷售網絡浮出水面

今年1月16日,東海縣公安局食藥環偵大隊接群眾報案,報案者通過微信購得一瓶印有外文的肉毒素,懷疑為假藥。這種肉毒素標示名稱為A型產氣莢膜梭菌毒素,東海縣市場監督管理局認定其按假藥論處。食藥環偵大隊隨即立案偵查。

就在警方立案前,阿里巴巴平臺治理部在日常主動風控中,通過大數據食藥模型監測,發現淘寶網一家店鋪銷售的美容整形商品疑似假藥,并經抽檢確認為假藥。阿里平臺治理部通過與公安部門建立的緊密合作機制,及時將該信息推送給江蘇警方。

這一線索轉到了東海公安局食藥環偵大隊,為辦案提供了關鍵支持。

東海公安局食藥環偵大隊辦案民警陳飛翔說,基于該線索,警方迅速鎖定26歲的本地女子王秀華(化名),在其住處收繳了564張快遞單和部分含有肉毒素、玻尿酸的假冒藥品,經東海縣市場監督管理局鑒定為未經批準進口的假藥。

東海縣公安局鑒定意見通知書,警方供圖

“網絡本身不會生產假貨,真正的假貨源頭在線下,如果不能協同各方打掉源頭,假貨今天換個馬甲,明天換個平臺,打假只會陷入屢打不絕的困局。”阿里巴巴平臺治理部打假特戰隊高級專家誠黎說,正是經過警方和阿里的進一步分析,一個微整形假藥銷售網絡浮出水面。

團伙中不乏大學生、留學生和模特

王秀華供述,她利用此前做微商面膜時攢下的數千個微信好友,從去年4月開始賣假冒美容整形產品,青海、河北、廣東惠州、江蘇淮安等地的美容院,都從她這里拿貨不止一次。

如果有散客需要注射,她還會通過58同城聯系人去上門注射,注射每次收費500元,而這些注射操作者是否有醫療資質,她并不關心。

警方順藤摸瓜,查到王秀華的微商上線、此案主犯之一彭小雨(化名)。她們彼此未留電話,僅在微信上溝通交易細節,并通過微信和支付寶轉賬。

交易細節溝通,警方供圖

在阿里大數據協助下,警方鎖定人在廣州的彭小雨,并在其服裝店里扣押部分藥品。

彭小雨稱,她從去年初接觸微整形行業,也清楚這些藥品沒有進口批文,屬于違禁假藥,但是在國內市場倒手有幾百元甚至幾千元差價,暴利誘惑之下,她開始銷售假玻尿酸和肉毒素。

查獲的違禁假藥,警方供圖

辦案民警陳飛翔對記者說,彭小雨等人通過自稱人在國外的留學生從韓國、日本、法國等國家進貨,靠水客夾帶貨品出入海關。

彭小雨從多個微商渠道獲知,2016年下半年,發往江浙滬的美容整形假藥造成了醫療事故。但彭小雨和同伙們對此無動于衷。

另一位下線向彭小雨這樣抱怨過,“這兩天海關關口嚴查,有貨,但是過來速度慢了一些,幾個水客倉庫都被緝私警察端了。沒事嚴查個毛,耽擱事情。”而彭仍未收手。

只有小學文化的彭小雨加入了100多個微商群,不到一年就發展出眾多核心下線,一大批大學生、海歸乃至模特網紅,都被其納入麾下。

朋友圈學習反偵察技巧,取保后仍頂風作案

11月22日,東海縣公安局局長項勇在發布會現表示,目前到案的35名犯罪嫌疑人大多為女性。

其中,有一位做微商的模特陳園(化名)。1997年生的陳園在百度微整貼吧認識了彭小雨,半年時間里,她從彭小雨那里進了近30萬元的假冒美容整形產品,全被她加價轉賣了出去。

2016年7月至9月,陳園連續5次問彭小雨,能否由彭將美容整形針劑發到江浙滬地區,“我不敢自己發貨,那邊做微整半永久的美容工作室給人打美容針經常把人打出事,他們都沒有資質。萬一真出事,怕他們追究我們賣藥的責任。”

還有河北一位在線大學生黎妮(化名)。2016年暑假,黎妮經微商好友推薦認識了彭小雨,然后每份加價數十元到數百元不等,將假冒美容整形產品通過微商賣給好友和下線代理商,不到一年賺了十幾萬。

2017年2月的一天,彭小雨被捕。不到一小時,很多微商群獲知此消息,不少群的群主將彭踢出,昔日好友則將其拉黑,有微商在群里大罵彭“連累了大家的生意”。次日,彭小雨的一位供貨上線逃往韓國,半年后方被抓獲。

微商群聊天記錄,警方供圖

民警陳飛翔說,犯罪嫌疑人為了躲避偵查,互相不說底細,只單線聯系,并且根據對方回話速度、朋友圈更新與否等狀態發出預警或直接刪除好友。

林慧(化名)是彭小雨下線之一,2016年懷孕后開始做微商賣假冒美容整形產品。2017年3月,因其在哺乳期未被采取刑事拘留而直接取保候審,林當時信誓旦旦表示再也不碰微商假藥。

但她隨即將警方追查一事通知眾多微商好友,自己也重操舊業。

在林慧的微商好友中,焦燕(化名)是世界排名top100的英國某名校營銷專業研究生。焦燕得知林慧被警方帶走時,想過收手,但還是沒能抵擋住暴利誘惑,被警方查獲前還在賣美容整形假藥。

微商們不斷更新預警信息——“昨晚又有一個出事,我朋友有要跑路的了”,“火燒的很近了,我朋友好幾個被抓進去”。甚至有人說:“昨晚夢見我被抓了,該準備點啥?”

林慧給眾人支了不少招,還稱萬一被抓,就對警方哭窮,“把拿貨價格說低”。

犯罪嫌疑人給未被抓的微商同行支招——記錄清空、(微商)群退出來、手機藏起來、交易記錄刪除。警方供圖

曾經給這些微商們帶來巨大利益的上線彭小雨,則成了她們“共同的罪人”—— “她真的害死很多人。”

假藥擾亂的不僅是市場秩序。據東海警方介紹,此前有人使用微商途徑購買的美容整形假藥,造成醫療事故后逃逸。

整形失敗的案例更是頻頻被披露。2015年,27歲的大連女子李萌在一位沒有整形資質的朋友那里注射玻尿酸,左眼失明。今年11月初,陜西銅川一女子婚前在賓館里接受隆鼻,險些毀容。

警企合作樣本,“像抓酒駕一樣打假”

東海警方指出,微商缺乏平臺監管有恃無恐,犯罪嫌疑人反偵察能力極強,給警方辦案增加了很大難度,而阿里巴巴平臺治理部的大數據線索,對案件偵破有重要推動作用,公開透明的打假直播也值得推廣,對制售假貨團伙有威懾作用。

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孫軍工介紹,阿里一直在與全國公安、工商、食藥監等執法機關建立聯動機制,持續加大打擊力度挖掘線下假貨源頭。

著名公益律師、來自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的張新年表示,“本案堪稱警企合作,共同亮劍互聯網領域違法犯罪行為的又一典范之作”。公安機關有職權和偵查優勢,企業有技術和專業優勢,可以初步鎖定和提供線索,協助警方提升依偵辦效率。

孫軍工提到,“像治理酒駕一樣打假”,阿里是倡導者,更是積極踐行者。截至2017年8月,阿里巴巴平臺治理部共向各地執法部門推送涉假食品藥品線索679條,協助警方破案236個,抓捕嫌疑人441人,涉案金額11.95億元。

“我們希望更多的人積極參與打假,不能只把功夫花在嘴上。我們主張協同共治,并呼吁所有電子商務平臺、社交平臺和廣大商家,不藏私、不推脫的去打假,把假貨的產、銷途徑完全堵死。” 孫軍工說。


更多